禪門行腳

2017 上海永福庵 佛七 活動側記

                                       

"是心是佛是心作佛" 

2017 年9/30  果如法師  帶領弟子  風塵僕僕的飛往

上海 主持上海永福庵及嘉興香海禪寺  精進佛七   

佛七中  上果下如  和尚  以深入淺出 直指人心的精

闢開示   讓參與學員 深入法義 法喜充滿 

...................................................以下為永福庵撰寫  報導

空澄海湛寂光土,日照天臨法界身

父子相逢重會合,一團和氣滿門春

2017107日午,十二時三十分,經過七天烘爐錘煉的四眾弟子,在大雄寶殿舉行了莊嚴隆重的“解七”回向。大眾首先齊聲唱念《大回向文》,維那師舉腔,大眾禮拜稱西方三聖名號。大眾共同唱誦《往生發願文》: “願我臨終無障礙,阿彌陀佛遠相迎。觀音甘露灑吾頭,勢至金台安我足……”

唱誦完畢後,大眾一起虔誠頂禮西方極樂世界大慈大悲大願大力接引導師阿彌陀佛、萬億紫金身觀世音菩薩摩訶薩、無邊光熾身大勢至菩薩摩訶薩、滿分二嚴身清淨大海眾菩薩摩訶,隨後又在佛前莊嚴發誓,盡形壽皈依佛法僧“三寶”。在維那師的帶領下,大眾以至誠感恩之心頂禮淨土宗歷代祖師,並各自代為父母、師長禮佛三拜,回向功德。 

                       永福庵佛七,上海大學生的心得分享。

打了一個佛七#

 

第一次參加佛七還是在去年六月,那個時候學佛不久,什麼都不知道就莽莽撞撞參加了。除了腿痛、疲累和茫然以外,唯一記得的就是結束之後回到學校,所有的聲音雖然沒有特意去聽,卻自然地流進了耳朵,感覺特別奇妙。

 

後來看了果如法師的《果如法師教念佛法門》、《果如法師教念佛禪》以後,才逐漸瞭解到念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平時有事沒事也會自己念一念,能夠平復一下心緒。所以這次打七之前心中已經充滿了期待,也想看看如果真的連續不斷去實踐到底會是怎樣的感覺。

 

這次佛七對我而言過得其實還算輕鬆。第一次佛七的時候我就已經學到了正確的拜佛姿勢,雖然拜得死去活來但也還是堅持了下來,但這次拜佛一點也不累,之前我把拜佛當成一個必須要完成的任務,心中充滿了緊迫感,後來明白了拜佛本身也是修行的一部分,慢慢來就能自然而然完成。拜佛的感覺每天都不同,有身體輕鬆到像要飛起來的時候,也有感覺特別沉重的時候,我之前真的不信拜佛能拜到地面變得柔軟,這次卻體驗到了,但其實不是地面變軟了,是心好像軟了一點,把肢體帶柔和了。

 

照理說拜佛要“禮敬諸佛”,但說實話對於諸佛我還沒有培養起特別深厚的感情,所以我就改從身邊的人開始頂禮,從爸爸媽媽到朋友師長再到佛教史上一些我覺得特別偉大的人,感覺很有趣也能更加專心,最後想不出什麼人了就乾脆只是專注於動作和數字了。

 

雖然每天都起的很早,我卻沒有感到特別困。慚愧的是一到打坐的時候整個人就昏沉了,我拼命想要清醒過來,但一閉上眼睛就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昏沉到極點的時候我只能咬自己的舌頭來保持清醒,可惜不太管用,痛感一過照樣不知身在何方。我一直在等常真法師來打我香板,但是法師心軟,最後也沒有挨上。

 

果如法師開示的時候說“要用整個生命去感受佛號”,我想了很久也沒有明白到底要怎麼用生命去體驗。剛開始的時候我一直擺蕩在用聲嘶力竭的、充滿感情的聲音念佛和僅僅是專注於佛號聲這兩種方法上。最後發現強扭的瓜不甜,沒有感情就是沒有感情,還是專心念和聽比較踏實一點。到後來一閉上眼睛,就感覺整個人融化在了聲音裡,自己好像消失了,只剩下佛號聲不斷回蕩。之後打坐也感覺念頭變得非常細微,內心似乎有一個廣闊寧靜的空間。

 

前面幾天我一直沒有進入狀態,每當感覺寧靜一些的時候,就會有新的念頭冒出來。我發現念頭真的很狡猾,出其不意,還挺有創造力。第六天下午繞佛的時候我的念頭打架打得特別厲害,打到最後我開始想,“為什麼我會體驗到那麼多苦,我到底是誰……但如果沒有我的話,到底又是誰在受苦呢?”等繞佛結束以後我就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好像腦袋空空少了很多東西,後來發現是念頭不再自己冒出來,從狂風大浪變成了細細的波紋。佛號聲也不用刻意去提,清清楚楚在那裡,但想讓它停下就會停下。

不過當這些現象出現的時候,就感覺成老師在耳邊幽幽地說,“正常,不要執著”。然後就覺得沒什麼了。

 

這次佛七裡面我逐漸明白到為什麼人會有那麼多煩惱了,自己的意識太過於紛亂,不停地回憶過去,編織未來,盡而牽扯出種種的情緒。但其實念頭並沒有本質,在不斷地生滅,當心執取它們的時候其實反而是在給它們力量。只有當心安穩於當下,清醒覺察,讓念頭流過不牽動情緒,慢慢止息平靜的時候,才能夠從種種煩惱中解脫出來。所以我想,用心,是不是就是時時刻刻的完整覺察來體知和面對,不至於讓自己散失到無窮無盡的心念之中。只不過我們的心過於敏弱,還需要種種磨礪。

 

我也慢慢意識到成老師帶我們讀《中論》的用心,因為人的意識真的太容易掉入到斷滅和實有之中,在學佛的過程中如果只是依靠意識的思維,就會產生各種的誤解。沒有真實存在的過去和未來,乃至於當下也在一直不停地變化,我們一直被心中的狂亂所捆綁著,想想也是挺可憐的。

 

這次佛七中,果如法師和常真法師的開示都非常精彩,而且奇怪的是總是能夠說出我所在意的問題的答案。果如法師幾天的開示簡直是一次完整的生命教育,用誇張的話說,真的像光撒到我的心裡。最後一晚果如法師的開示,讓我突然感覺到原來真的有這樣偉大的人,之前雖然和法師有過接觸,也一起去山西遊玩,但只是覺得是“一個慈祥的老人”,此時才意識到法師心中的那種力量,比起其餘種種,更能讓我有見賢思齊的動力。

 

不多說了,惟有長遠的努力與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