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林活動

香港中文大學 生活禪七_果如師父 開示

日期: 2015-03-01

香港中文大學 生活禪七 果如師父 開示                 

                                                                                                                                   草地攝影禪     photo by 陳慶隆

一、佛法生活化

    中國文化一直延續著儒釋道三家鼎足並存的格局,儒家孝道倫理的思想,佛教的因果觀念,道家空靈灑脫的理念,都成為中國人安身立命的一種生活態度。

    佛教的修行生活,或多或少都影響著中國人的思維,小至生活的方方面面,大至如何了脫生死,甚至如何參透生命的實相,達到真實的超脫,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見、所接觸的一切都是佛教的思維或教法。

    自從達摩祖師將禪法東傳至中國,經過六祖惠能以及歷代祖師的傳揚,中國文化的特質與佛教交會融合,而禪宗則是發揚了佛教的生命內涵,參禪靜坐,成為我們了解佛法的基礎。

    禪門法脈傳至六祖惠能大師,尤其重視參禪與日常生活的結合,生活日用之中的體悟。如何透過禪,觀照身心的體驗,與生活相應,進一步去領會佛教所倡導的修行究竟是什麼。

    它不只是象牙塔裡的美好,只是為著為數不多的出家人、佛教信仰者用得上的修行,而是要用之於社會,在廣大的人群裡,真正地傳承、影響下去。

    基於對佛教叢林修行的傳承以及尊重,並且配合現代的年輕人,禪七的方式與以往有所不同;另外,在寺廟舉行耶誕晚會,都是希望能夠打破成規,與時俱進。

    耶穌的誕生,成為西方兩千年以來的歸依,西方文明的藝術文化因此而建立,如今東方也受到影響,這樣的宗教內涵值得我們去學習、了解或信仰。不要一開始就落在對錯、是非、好壞而有所分別,如此一來,就會執持著宗教或思想上的意見,產生紛爭。

    希望你們在道場自在地體驗節慶,用寬廣的心胸去慶祝祂,配合年輕世代的生活,我們寺廟也應該去接受、了解,跟得上時代的步調,才能夠把佛法真實的美好延續下去。以佛法的教理為支撐,提升每個人的生命品質,在生命中落實,感受到生命的真善美。

    佛法的修行是冀望能夠隨處做主,外在的境界如何改變,都能觀察得清清楚楚,隨時觀照週遭的情形,但是心不隨之動搖。生命不要糊塗地過,明明白白地了知,不被境界帶著跑,也知道你該用什麼態度面對它、處理它。

    夫妻之間應當互相容忍、尊重及了解,學習經營更美好的家庭生活。若時常被生活的小事影響,以人我、是非、得失的分別心去計較,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就產生很多紛爭。有的伴侶愛得死去活來,可是為了擠牙膏這種芝麻綠豆的事,不到三天就離婚。

    生活細節的認知不同,每每自以為是,忘失了應該互相溝通、互相隨喜。如果老婆看見牙膏擠得不好看,拿來自己理一理,覺得很順眼就好了。老公試著聽聽她的意見,放下自我中心,改變心念,學習尊重彼此。

    我們時常被自己的境界而風吹動搖,繞在相上,迷失了自己,做不了主,叫作「立處不真」,意指無法從站立之處以智慧去觀照,容易被境風所吹動。

    大多數人活了一輩子,迷失在相上,做不了心的主人,事後才來懺悔反省。若是心中有真實清楚的認知,就不容易受外在影響,學習觀照自己的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目標是什麼,明確地知道對待生命的基本態度。

    佛法的特色是在生活的當下去實踐智慧,諸如穿衣、吃飯、坐車、喝茶,把佛法的修行運用在生活裡,提升、淨化自身的心靈,建立生命真實的快樂與內涵。這才是佛法生活化的真正要旨。

二、緣起,真實的存在?

    現代科學家檢驗出,身體的細胞,分分秒秒都在新陳代謝,如果你認知這個就是我,下一秒的這個我其實已經不存在。我們認為有一個我,是不是我們自己的顛倒知見?這個我是暫時的假合,由眾多的因緣和合所成,分分秒秒都不是真實的存在,我們卻將它執為實有,想想看,真實的你在哪裡?分分秒秒的相都在改變,哪一個剎那才是你呢?

分秒剎那的因緣完全不同,每一個當下的因緣都無法再重覆,也無法被替代,既然每個因緣都是剎那剎那地變動,它們不是實有,也不是唯一。

    一切法是眾因緣和合而生,因緣和合的當下,沒有實際的相存在,既然沒有實際的相,它就不是真實存在的,執著於相上,就會起分別,而有好壞的評斷。世間所有萬象萬物的緣起是眾緣和合的,任何的相都是因緣所生,沒有實際的相可去執著或貪戀。

佛法的因緣觀告訴我們,一切諸法雖然各得其相,各得其位,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是暫時的因緣假相,沒有永恆的存在, 因此不要去執著哪一個是最好或是最真。例如在座諸位都是遠從香港而來,在我眼前都是學生,這就是平等相,沒有差別、好壞之分。尊重每個差別,珍惜每個差別,即是緣起法則積極的正面意涵。

當你認為我有這個身體、我的念頭、我的見解,以為這是你與他人的生命不同、獨特之處,其實這是建立在相上的顛倒與執著,如果我們有一個認知,世間所有的一切,都不落在這個實有的相,你就不會被綁在那裡。

有一個「我」的認知,外於我的一切,就變成有另外一個你,造成你我的相對,種種一切的對立、差別就產生出來。與我的認知相合的,就認為這是可愛美好的,進一步想去追逐;而跟我認知的相,產生磨擦對立的,就認為它不好,進一步想去排除。耽溺在越多的相上,心靈的空間相對地減少,走不出自己的執著與貪戀,就為自己的心增添了許多痛苦。

有一隻小象生下來就與眾不同,耳朵特別大,還常常踩到自己的耳朵而跌倒,很多人譏笑牠。有一天,牠揮舞著耳朵,竟然就這樣飛到天空,成為小飛象。

當你不陷溺在相上,於相離相,就可以從一個有著大耳朵,被眾人譏笑的小象,成為翱翔在空中的小飛象。當我們無法超越相的認知,在地上所見,永遠都不寬廣;當你能夠離相時,整個天空就任你自由翱翔。這就是佛教很重要的緣起思想。

不要把一切的相當作實有,當你認知那是真正的實有,對種種的相有所期待,變成心的累贅,就很痛苦。佛法並非要大家離開一切俗務,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而是當你不執著在相上,了知一切相乃眾緣和合而成,用願心去尊重每個因緣、成就每個因緣。

眾多因緣的每個當下,都不應該藐視它,不企求佔有多少、獲得什麼,如此一來,內心將永不知足。應以恭敬的心、歡喜的心、尊重的心,去如實地面對生活的每個分分秒秒,這就是活在當下,是生命最可貴美好之處。

    對於緣起的思想,不要以為那是消極、無所作為的,落在虛無空洞的錯誤知見中。而是清楚地觀照一切相,並且不著相,如實面對它,秉持著珍惜、尊重的平等心,一切都是最美的。這些相如夢般地虛幻不實,有夢最美,但是夢不要建立在虛無不實的面向。

幸福快樂不是向外攀附而來的,試著讓心不去執著、貪戀,以無私、無我的願心,真誠地去面對、經營它,生命的真實美好就體現在每個當下。感謝諸位,阿彌陀佛。

三、因果不是定論

    學院的高材生善於分析、歸納理論,然而累積專業知識的能力固然重要,但是當生命歷經艱苦的歲月,如何真實地面對自己,承擔生命,真正地實踐生命價值的意義,才是最重要的。

    面對任何考驗,不要持續地陷溺在不圓滿、不美好裡,學習面對它、承擔它,無論順境、逆境,都試著接受。讓內心的追逐與紛爭沉澱下來,以觀照的心,體會行住坐臥的一點一滴,在簡單生活中,最平凡的事物裡,就含有最真實、最雋永的內涵。

    《了凡四訓》這本善書,描述算命師預測袁了凡先生未來功名,一一應驗,也提前得知壽終歲數。於是他認為命運無法改變,就變得放逸消極。後來得遇雲谷禪師,告知命運操之在己,固然多生累劫所造的善惡有所影響,但經由今生去造福、懺悔,積極地為善助人,以此改變自身的命運。

    事實上,《了凡四訓》沒有真正地指出佛法的因緣觀,雖然改變命運,也只是以相易相。一般人所論,月下老人牽紅線,是前世種下這因,今世成就此緣,有此宿命一說。

    而佛法認為此乃眾多生命的因緣組合,這個因緣組合的結果,所形成的相,隨著因緣改變,又形成將來的因,緣起的變化,又產生不同的果,而一切的果蘊涵著其他的因,生滅不息,此為因緣的法則,意即一切諸法都只是暫時的假相,沒有真實永恆的存在。

    故此,佛教沒有宿命論。佛教的因果觀不是宿命論,也不是定論。因緣和合所成的一切,各自呈顯的萬法萬相,不是永恆的,那是眾多剎那的因緣變化的暫時假和,不是斷滅,也不是虛無,每個因緣和合的當下都可以轉變,所有的關鍵是在於我們的心,是自己的所作所為,招致現在的果報。

    所有的紛爭與境相,也是因緣和合的產物,不要急著用自我中心的意識去分別,想追逐的順境、排斥的逆境,生命的境相不過就是因緣法則的自然呈現,順應這個法則,讓時間去成就一切,不要急著想成就什麼。一切水到渠成,因緣所成,自然圓滿,是為佛教的因果觀。

    因果不是必然的,無須以宿命論來定生死,我們可以面對它、接受它,進一步去改變它。如果你將果報視為不完美的缺憾,把它視為真實的結果,永遠揹著它,變成生命的負擔與壓力,變成揮之不去的夢魘;但是轉個念,如實接受種種的果報,放下自我的抗拒,起用智慧觀照,清楚地了知,那是因緣和合所生,順應因緣法則,以此態度來觀察時勢,應對生命的一切假相,所有的果都不再成為障礙,反而能超越它,甚而創造因緣,如此一來,生命還是充滿希望的!

四、感恩的心

    接觸大自然,看看成片的山水景緻,在不同的時間點,呈現的種種因緣,每個景象都是美不勝收。許多拍照者為了等待日出,搶得最佳位置,而產生紛爭。對相的一種追逐,使人變得急躁不安,為了達到目的,滿足私欲而去爭搶,造成人我的對立。雖然可以忍耐苦,心念卻執著於功利,縱然達致目的,但內心煩擾不安,生命也不平安。

    攝影將剎那化為永恆,藉著各種形象,把生命的體認顯現出來,當你在每個剎那之間,都能細細觀照、品味,在每個相的變化之中,感受生命的流動,珍惜、感恩每個當下,把自我縮小,學習尊重生命,與自然合而為一,則處處安心。

    當人所得的一切太容易,就容易處處要求別人。當我們享受成果的時候,應學習珍惜感恩。生命的快樂與豐足不是去佔有、追逐,而是分享,佛法稱之為佈施,或稱供養。

    大寮的老比丘尼,早晨四點多就起身為大眾準備早餐。義工菩薩們也做許多可口的食物與大家分享,他們都從佛法中得到生命的啟發,做得很歡喜,讓修行變得平易近人,也莊嚴了自身與大眾的生命。

    我們能輕易地完成小解的動作,對這樣的因緣要生起感恩。若是出意外,動了手術,就要引用導管,變得非常辛苦!現在能跑能跳,萬一摔斷了腿,行動也會受限不已。

    想想我們擁有的一切,從內心生起真誠的感恩。不要陷溺在痛苦之中,自我虐待,以苦為樂。跳脫自我意識的堅持,試著把心開展得寬廣一些,在不同的時空,觀照種種的一切, 尊重、珍惜、感恩每個因緣,每個當下都是如此地不可思議。

    生命的豐盛,不在於佔有多少,真實平凡的美好,由惜緣、惜福而來。

五、不辜負,當下的幸福美好!

    某一年的冬天,風雪極大,那亞遜還是堅持動身上學,哥哥勸說不來,只好陪著他,越走越冷,他不斷地怪罪,最後轉身離開。那亞遜一到學校,風雪著實太大,不必上課。

    一般人遇事就抱怨,總是輕易地隨著外境,而改變初衷。那亞遜告訴兄長: 「風雪再大,路途再辛苦,我們都不能受外在影響,改變心志。自問是否真正地貫徹、實踐意志,對於結果別無所求。」

    無論外在境相如何變化,堅決保持自己的心智,對每個時刻的生命,保有無限美好的憧憬,真實美好的一切,才能如實地對你顯現。

    萬象如何流轉,也是因緣變化的假相,不必以心執相,被相所綑綁,山不轉,路轉;相不轉,心轉。立處於山林中,陽光消失,但你不必受制其中,轉變心念,移動腳步,尋求他方的角度,毋須不滿環境的現下條件,執著其中,相反地,以開放的心去觀察現狀,運用智慧去處理,一切都會被心念所轉,美好的世界處處皆是。

    從尊重日常小事開始,用願心去觀照每個相,乃至於每件事,都如此用心對待,無論生命長短與否,分分秒秒都能沉浸在幸福美滿的氛圍之中。

    道理雖然簡單,但能將一件平凡的哲理,與生命融為一體,持續地落實,成為自身不疑的信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們欠缺真實的認清,總想用最簡便的方式,一步登天,祈求處處順利,萬事成功,一旦困境來臨,不合己意,就怨天尤人,或放逸懈怠。

    生命其實很簡單。分分秒秒的消逝,每個流轉都是唯一,珍惜是為了不辜負──生命的可貴之處。

    如實地觀照因緣,一步一腳印地前行,並發展其真實的內涵,用寬廣的心,迎接萬象的如幻發生,以平凡創造平凡,成就不平凡的人生,用每個當下的美好來莊嚴生命。

六、智慧的觀照──真實地活!

    印尼一年到頭四季如春,穿件薄單衣,仍感炙熱,一回台灣,頓感寒意,臨時買件毛衣套上──這是未運用智慧去觀照一切因緣的結果。經常保持對週遭事物的觀照,處處了知,事先有準備,自然有能力應付一切。  

    佛陀圓滿的慈悲與智慧,眾生都具足,我們並非欠缺此特質,而是珍惜每一個因緣,不辜負每一個當下,在境界中磨練自己,對自己真正地慈悲,為自身的生命超生,讓生命圓滿,充滿光明,在智慧的觀照中,常保幸福,並將喜悅自在與眾生分享,互以慈悲的心來尊重、包容彼此,以慈光來照耀所有的生命。

    佛教談超薦孤魂,孤魂並非意指軀體死後的魂魄,而是自己這個不安無主的魂魄,被境界的結果所迷惑,執持於相上,無法從苦難的境界中超拔出來,當我們以智慧的能力如實應對因緣,超薦自己的不安與煩惱,生命的真實價值不在苦與樂本身,而是面對任何境界,都能安然處之。

    不要死寂得如孤魂野鬼般,迷迷茫茫地度過此生,對生命有所期許,隨時提醒自己,本有的慈悲與智慧,持續在境界中磨練並持續保有真實的認知。

    新聞曾經報導一位男子參加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逃過死劫,晚年罹患癌症,生命最終的幾個月,將唯一的兒子喚到身邊:「這輩子經歷過所有的風花雪月、名聞利養,現在時時刻刻期盼著死亡來臨」。對於死亡,不要恐懼,用真正的歡喜心去接受它。

    嚴老和尚,晚年動手術摘掉一顆腎,一週洗腎三次,只要不在醫院的時間,就親自為我們上課。2007年,身為禪七總護,到電梯口等老人家,當時他身體衰弱,站不穩,兩名侍者一步步地牽著他。臨近大門,還未轉進大殿,他推開侍者的手,用很不穩的步伐,慢慢地走進來,坐在藤椅上,用十分微弱的聲音,對禪眾開示,師父一生為佛教、為眾生奉獻,忍受病苦,仍舊一心繫念眾生,冀望眾生能從佛法中得利,哪怕盡最後一點點力量,都要耗盡在眾生身上。師父謙稱自己只是一個平凡的出家人,但他平凡的這一生,只有一個心願──只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

    這就是真實的生命力量!他們的光芒體現於生命的內在處處,不曾因為病痛、遭遇挫折,亦或是即將死亡而有所改變。對生命的期許,若不建立在平凡、真確的基礎上,每一步踏實地走,那都只是夢幻泡影。

    生命活得真確、實在,保有美好的祝願,將幸福快樂的希望握在手中。對週遭的一切感恩、珍惜,生命是可以很美好的。

七、慈悲,I Love You

    目前在校除了學習做學問的方法,將來在社會上如何去經營事業,乃至經營你的家庭,甚至是生命態度,都是如此。大學之道在明明德,不要只是填充知識,而是要善用知識,借用所知來陶冶內在的德行修養,以知行合一的基礎,運用在專業技藝、家庭、事業等各方面。

無論在學業或是人際關係之中,都要給自己以及他人轉圜的空間。千萬不要過分理智,不斷地要求自己,甚至以相同的標準來要求別人。就算做了錯事,發現問題,更不必過於苛責、壓迫自己。認知到他人的缺失,不要去計較,清楚明白這個事實,讓每個生命都能在時間中成長,幫助他人出離苦難,佈施快樂與歡喜,讓彼此漸漸地學會尊重生命的真諦。

    遇到境界,我們時常陷溺在「我」執著的「相」裡面,心念一轉,你會發現並沒有實際的我在受苦,也沒有實際的因緣讓我們受苦,換個角度去學習、承擔,因緣如何變化,都無法限制你的心念,面對萬事的變化,耐心地給自己時間,如同花開花落,終有更迭之機。別太快下定論,習慣以暫時變化的結果,來束縛下一步的行動。接受一切,勇敢面對,在其中歷練自己,並學習用智慧超越,就是對自己慈悲。

    何謂慈悲?予樂為慈,濟苦為悲。忍一切苦,在苦中歷練,並以智慧觀照的能力超越苦難,以平常心對應因緣,自然能圓滿因緣,心念安樂。

    在家因為一時的情緒,互相爭吵,發脾氣,為了家庭的和諧與幸福,如果換個角度,展現溫情,撒嬌、親吻,當丈夫歸來,倒一杯熱開水,幫忙按摩。萬事不就放下了嗎?既然成家,就幸福快樂地過這一生,不去比較物質富裕與否,雖貧困永不離棄,以心的包容與尊重使家庭生活富足,維繫原初共同宣誓的信願。

    外國文化常把DarlingI Love YouHoneySweet掛在嘴邊,具足種種情感的表達,勇於表示愛,不要讓生活變得無趣,主動創造生命的價值與信念,並非意指空思夢想的抽象概念,而是透過行動將它變作可實踐的方式來經營。

    面對眾多因緣的變換,給自己以及他人一些時間、空間成長,但並非盲目無知,或如孩童般天真,清楚地觀照因緣,明瞭箇中好壞,是為「覺」,覺為「菩提」,超脫所執著的一切外相,不陷溺其中,往好的方向期許,包容種種的一切,此為佛法的慈悲意涵。

    面對每個因緣,真誠地經營它,用佛法所談的願力去成就,恆順每位眾生。願力為何?對生命中的一切,諸如家庭、事業等,一旦認定它值得投注時間來經營,那就是對自身生命的期許與認知,投注的信念不受到任何風雨而挫折,就迷失、放棄了。

    大家都是可造之材,不要認為自己不是一塊料,如何去應用、掌握我們本自具足的善良根性,善用智慧的觀照,以慈悲心來自利利他,並持續保有願力的發心,慈悲之光閃耀在每一個當下,幸福快樂不會遙不可及。

八、衷心祝福

    希望你們把這裡當作是生命中永遠的家,任何時刻來台灣,都可以當作免費旅店;有要好的伴侶,來這邊見見師父,讓我祝福你們。

    許多佛友跟隨我很久了,已經當媽媽,或甚至升格成祖母祖父,帶著兒孫來,就是我最瘋、最快樂的時候。也許將來年紀大了,玩不動,孩子們在我面前奔跑,必會定神注視著,而嘴角的笑意,永不熄滅。

    希望彼此結的緣長長久久,讓法情常住在心,隨著時間,越發甘甜美好。希望大家盡量享受你們的青春與假期,我好高興,你們能盡情地與大眾分享一切歡樂。

    佛法並不枯燥,希望你們能從中學習,實現幸福快樂的生命態度,學習如何完美地看待自己,以慈悲與智慧經營生命,真誠、歡喜地與他人共享。感謝諸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