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心是道 ‧ 馬祖道一禪師語錄》(上冊)

與禪共舞

        

                當初六祖在接引懷讓時,曾經對懷讓說:「西天的般若多羅曾有一句讖語,預言你的門下將會出現一匹馬駒,奔馳四方,踏殺天下人」,也就是說,這匹駿馬如果出現,那些依傍在佛法裡著相而修的人,都將被這匹馬踩踏得七零八落,連性命都不保了。這是比喻,當時屬於生滅法的、著相而修的教法,都將被他斬除淨盡,寸草不遺了。

 

    馬祖自己原來也是著相修行,整天精勤打坐,沉浸在禪定之中,但因為南嶽懷讓指出他「磨磚作鏡」及「打車不打牛」的問題,終能契入實相大法。

 

  雖然六祖座下也有幾名弟子在各處弘法,但成效並不大。尤其是北方,一般仍然以原本流行的小乗禪觀為主要的修行法門。神秀(五祖弟子)與神會(六祖弟子),雖先後將漸修頓悟及頓修頓悟的禪法分別傳揚到北方去,但也只是曇花一現。

 

    一直到湖南石頭和江西馬祖兩位大師出來以後,頓門禪才比較有了蓬勃的生氣,弘傳到各處,掀起一股跑江湖(江西及湖南)的風潮,學道參禪的人絡繹於道途。尤其是馬祖的底下人才輩出,並被他派到各地去弘化,使得南宗的頓門禪能在各地生根茁壯,真正發揚光大。後來遇到武宗毀佛,也是由於馬祖座下的百丈懷海的努力,才使得禪宗叢林能夠在各地興起,而禪法也遍地開花,百川競流,所謂一花開五葉,開展出禪法的黃金時代。當時整個中國提到佛教,幾乎都隸屬於禪宗,其他宗派則都逐漸式微了。

 

    總之,石頭和馬祖兩位大師,乃是禪宗發展史上的兩座高峯,而源流當然是六祖惠能。這幾位祖師的智慧與努力,為全人類留下珍貴無比的精神遺寶。

    

    本書的架構共分為三篇。第一篇為「傳略.踏殺天下」,其中包括生平、得道、弘化等三章。第二篇為「開示錄.平常心是道」,其中包括即心即佛、如何是修道人、不修不坐即是禪等三章。第三篇為「馬祖大師語錄」,其中包括馬祖及弟子、參學者之間的對話錄二十九則,各則以對話者的人名為標題,或以事蹟、觀念為標題。

 

 

歡迎隨喜助印

 

 

助印工本費:$ 0

數量
分享到:

目錄

 第一篇 傳略.踏殺天下

      一、生平 容貌奇異的馬大師

      二、得道

        到底為何磨磚?

  不動聲色的決鬥

  衲僧本分事

  打牛還是打車?

  有坐、臥等定相,即是殺佛!

  有位佳人,在水中央

  心地法眼能見道

三、弘化

踏殺天下人的馬駒

胡亂後這裡不缺少盬醬

桃李滿天下

日面佛、月面佛

 

第二篇 開示錄.平常心是道

一.    即心即佛

眾生的 DNA,與佛無二無別

佛語心為宗,無門為法門

離於兩邊,空有雙照

吃飯睡覺,也是諸佛的妙境界

長養聖胎,任運過時

二.    如何是修道人

大道亙古常存,法爾如是

佛性,不離於緣起的空慧

著相修,花就滿天飛

越向外馳求,離道就越遠

每分每秒,都用來豐富自己的生命

海印三昧,如大海之納百川

六祖都是從性上做指導

聲聞沉空滯寂,不見佛性

在相上或性上用工夫?

稱性而修的人,即是上根

凡夫反而能迴光返照

著相而修,只是以相易相

一切眾生,長在法性三昧中

修行的重點,是回到源頭來修

迷情或迷相?

將佛法與自己的生命結合

實際理地,不增不減

老老實實,做個每天撞鐘的和尚

自求多福,時時處處都吉祥 「經」,指我們的清淨心

 

三.    不修不坐即是禪

道,法爾如是,不是修來的

大法,有變易及不易兩種特質

莫污染,就是不離清淨心

道無形無相,無從染污

古井要生波

平常心的真實意涵

非凡夫行,非聖賢行,是菩薩行

道在生活日用之中

心是萬法的根本?

唯心的意涵,不離緣起性空

不斷的自我改進,即是修行

各有因緣莫羨仙

無言大教,也是廣義的經教

造業和妙用的差別

立處即真,盡是妙用

一切法都是佛法?都不是佛法?

空義的內涵,在十如是之中

解脫或不解脫,實無差別

處處本來解脫,法法本來圓融

洗衣匠和打鐵匠

畫水成文,生滅即不生不滅

作繭自縳,或破繭而出?

法身無相,能應物現形,滔滔運用

聽見佛性,或看見佛性?

本有今有,不必妄自菲薄

不修不坐即是禪

坐起相隨,時時不離清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