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潭探驪珠》

德山親至龍潭,潭不見,龍也不現。龍不現時,如何得珠?果如法師於2007年夏天在法鼓山帶領話頭禪十,除了以清楚的教理解說指 導禪眾,更以直指人心的參禪方式,幫助禪眾一路深入。

 

 

歡迎隨喜助印

 

 

助印工本費:$ 0

數量
分享到:

德山親至龍潭,潭不見,龍也不現。

龍不現時,如何得珠?

果如法師於2007年夏天在法鼓山帶領話頭禪十,除了以清楚的教理解說指導禪眾,更以直指人心的參禪方式、謹嚴策勵的修行風格,幫助禪眾一路深入。

其震撼之勢,即使化為文字,依然力透紙背,使有志參禪者能經由本書略窺堂奧。

明白時即知,自家珍寶,不由外得!

第一篇
在用話頭之前,先要將自己的心觀照好,讓它不散亂、不昏沉、也不墮入黑山鬼窟,清清楚楚的覺照,然後從覺照中把話頭提起來,接著去問話頭,進而製造疑情,再去參。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地用功。

第二篇
所以話頭只是當作工具使用,本身沒有意義。就像我們到別人家要按門鈴,按了門鈴後鈴聲會響,我們不必去管這門鈴的聲音怎樣、或門鈴是怎麼製造的,只要明白按門鈴後,有人聽到會出來開門就是了。

第三篇
參話頭一定要具足這兩項要素,一個是生死的道念,一個是向上一著的努力,否則,話頭只會成為一種繫念的方法,那跟做其他任何禪修就沒有不同,最多只到達身心的寧靜。

第四篇
千萬不要因為話頭用久了,就開始覺得煩、有無力感。如果出現這樣的狀況,反而要去體會到:「不錯哦,有進步了!」為什麼呢?因為你若對某樣東西感到非常有勁,還能起一種喜歡的感受,一定是貪著心最重的時候;但當你漸漸發覺無力、沒什麼滋味時,表面看起來好像是一種退步,事實上,貪念執著的心卻已慢慢放掉了。

第五篇
念話頭就是一直念下去,念到一心不亂,正念相繼,身心自在輕安。但我們在參話頭時,在念的同時還要起一份疑,這份疑並不是你一直刻意去提起,但在念的背後還存有一種原動力──它究竟是什麼?它到底是什麼?──因為你還不明白,所以想要明白,這就是所謂的疑情。

第六篇
修行不要急!一個禪期就確實能夠開悟,要有這樣的信心,但不要有這樣的期待!這兩者不矛盾。有這樣的信心,是知道自己這樣用功下去絕對能夠達成,但期待就是一種妄想;不要有妄想,但要有鞭策,深切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成功。

第七篇
祖師的教導不在語言的多少,而貴在「解黏去縛」,亦即解開、去除那些綁住你、黏住你的東西,也就是在那最後的一著上幫忙你。例如突如其來一棒打下去的當下,修行者的話還未說出即被封住,就像煞車般止住了,剎那間吐也吐不出、吞又吞不回,那就是祖師對修行者的善巧幫忙;而這種情形,真正是話頭未出前的狀況,也正是所謂的「不思善不思惡」,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的境界。

第八篇
真的修行不是一次、兩次就能達成的,它必然要經過很久的磨練和努力。就如同古代祖師把蟬稱作「知了」,因為蟬在地下的成長期長達十七年,在黑暗的地下纏啊纏的、悶啊悶的,無所知見;但經過多年的苦熬,終能出土,羽化飛翔,來去自在!我們的修行就如同蟬一般,開始時很苦、很悶,一切都不知、不見。要經過多年苦熬後,盡情地高歌、盡情地歡笑,享受生命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