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壇經 拾慧(七)

 本冊內容在探討《壇經》末二品:〈護法品〉與〈付囑品〉。

〈護法品〉是唐中宗遣內侍薛簡迎請六祖上京,六祖上表辭疾。薛簡因親臨之便,向六祖請示坐禪習定是否為解脫必經之道,六祖直言:「道由心悟,豈在坐也?」亦引《金剛經》之語:「若言如來若坐若臥,是行邪道。」薛簡再追問,六祖進一步詳述大乘與二乘見解之差異,及與外道論生滅的不同。

〈付囑品〉記載六祖臨涅槃時,對門下隨侍高徒的最後囑咐,及遷化前後的經過情形。品中以三科法門「陰、界、入」重申「六塵、六門、六識」皆由自性起用。再以三十六對法,細分禪法之應對。禪無定法故,於對法之解用應以自性動用、出入即離兩邊、於相離相、於空離空為要。

又以「真假動靜偈」作為門下弟子依循之宗旨,強調「一相三昧」與「一行三昧」為成就一切種智之根本,並叮嚀弟子慎勿著於「觀淨」與「空其心」,因此心本淨,原無可取捨。最後以「自性真佛偈」留予後代佛子,強調若識此偈之真意,自能見本心,自可成佛道。

法師講解《壇經》,秉持六祖頓禪直指人心的一貫風格,認為〈付囑品〉中提及六祖以三十六對法來囑咐可自成一方之主的弟子,作為方便接引眾生之法,已失卻識自本心、見自本性、當下即是的頓禪風格,亦不符六祖於〈機緣品〉中與弟子箭鋒相拄,而見「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修證即不無,染污即不得」、「體即無生,了本無速」、「性相如如,無不定時」等實相光輝,誠有狗尾續貂之嫌。

綜觀果如法師講解壇經《七冊》,自始至終皆發自親身體證,直心而述,句句樸實,不離清淨心,時時觀自在,以智慧照見五蘊皆空,即相離相,不落兩邊,對《六祖壇經》直指人心之見性風格,應用自如,禪師不立文字、即立即破的風格,展露無遺。

法師常常強調諸法本性空,雖空絕非斷滅,所謂真空而妙有,妙有亦真空,著相與斷滅是修行者之通病,時時提點,苦口婆心,憂行者入於歧路,白費工夫,枉受辛苦,大悲之心,昭然若揭,吾輩受法雨潤澤,豈能如同木石,無撥雲見日之心?

助印工本費:$ 0

數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