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壇經拾慧(六)

 一心立宗,無心是道,真心為用,即心是佛,禪宗大法,心行用處,不離此宗。明眼老和尚,應機棒喝,步步追擊,毫不留情,寸土片瓦無立身之錐,學者要能轉得過身來,才是深行禪者。莫獨坐妙高峰頂,入紅塵染缸,方聞蓮之清香,顯清淨心之妙用。應機逗教,飲醍醐大法,扣緊明心,無處非禪。

文中六祖對學者修行盲點之攤破,如對參訪行者僧人志道生滅義之提點,童子神會自以為不落二邊之棒喝,神秀徒志誠的折攝驗機,更對任俠行昌之欲行加害,而予以「只負汝金,不負汝命」一語,明識過去因緣,令之驚仆,甦醒後哀求悔過,即願出家。給予行思、懷讓、永嘉玄覺諸位禪師及禪者志隍印心,使之歸化四方,弘法紹化,大闡禪宗。六祖弟子玄策,於玄覺與智隍,扮演穿針引線之妙。

助印工本費:$ 0

數量
分享到:

 「汝是釋子,何習外道斷常邪見而議最上乘法?」此是六祖對僧人志道嚴厲的指責,亦是吾人修學禪理應有的深刻反省,是否僅止於外相的行持,但對佛理正見,絲毫不辨,無有省察?

當時人稱南能北秀,二宗盛化,遂有南北二宗頓漸之分。學者莫知宗趣,六祖云:「法本一宗,人有南北;法即一種,見有遲疾。何名頓漸?法無頓漸,人有利鈍,故名頓漸。」力破世人以分別心見佛法,而忘卻歸本溯源、迴光返照、反觀自心之大要。

僧問:「黃梅意旨,甚麼人得?」六祖卻云:「我不會佛法。」更將五祖所傳表法衣缽,贈與方辯作為塑像酬佣,在在顯示不執不著,即立即破之禪心,並以臥輪禪師偈作為對比,闡明菩提並非依於斷滅或長養而得。

本書藉由果如法師應機禪教,深入探討《壇經》〈機緣品頓漸品〉,申明六祖對於參訪者誤執外道邪見、或修行多年未果、或於經典義理未明大義處之指點,使讀者了知禪心禪語,撥亂反正,明宗解誤。闡明六祖對利根器者之畫龍點睛,豁然契會,使吾人相應於師徒印心之自在無二。

拜讀內文,猶如隨伺在諸位大師身旁,靈機活現,交鋒歷歷。果如法師學思豐沛,禪法應機,靈光閃閃,直切中的,弟子是否能與之箭鋒相拄,於行住坐臥間時時向自性上緊拶體驗?唯有如此,才不愧對佛法恩師。佛恩師恩,浩瀚如海,願吾人點滴踏實行之,終能深契祖師禪之大法心要,以此迴向共勉。